中國命理學真諦何在?

2006/9/3李貢銘在宜蘭
人生重要嗎?我想這個主題,對世界任何生命來說都是最重要的!但聰明的人們,面對命理專家時,卻未嚴肅且正式的看待這個問題!為何人的生活中有那麼多的苦痛?人類真有進化的話,應該如何的改進生命呢?可惜是正統專業的命理學界,只有被歸納為傳統迷信或好奇心的產物呢?

命理學是歷經千年的寶貝,專為探討人生的專業科目,但流傳民間之後,卻只被當作迷信的產品,他真正的價值觀未被發覺,實在可惜!為何發明命理學?對人類能提供哪些好處?真能趨吉避凶嗎?真是新時代中的迷信嗎?還是封建時代的大迷信呢?或是古老真實智慧的寶藏?等等命理學的問題,應該是中國科技發展時代需要探究的,如果說它是封建時代的大迷信,那為何先進的西方國家,逐漸轉而重視它的存在呢?這是咱們黃炎子孫應該自我檢討的問題!不然學習自己的東西,還得去叩西洋人的頭,那時候才是真正的悲哀!

歷代命理學發展趨勢,因為受到科技時代的驅使,某些自稱專業的命理師,因而私下改變命理學的技術,轉將命理之理論名稱,改為符合於時代的稱謂。其稱呼的名詞,大概就有稱作「能量場」或「磁場」或「電場」或「心理學」的各種稱呼,然後繼續為人們服務著,不想這是換湯不換藥的老招式,根本就毫無建設性的發明,難道換掉名稱之後,就不是命理學嗎?這是古來人對未來科學迷信的作祟,以為人類退化就是一種進步。科技時代人的生活品質提升,但道德良知卻在退步之中!當知,古傳聖賢皆以廣博的智慧敘述人生,秉持真心無私的道德觀作為出發點,真是為了廣大群眾的生命解決難題。命理學真正的用意,在於鼓勵對人生灰心的人,應該懂得改變自己的人生方向,或是獎勵對社會有貢獻的人,能夠發揮真正的仁義心。正統命理學所談論命理主旨,不在於謀求名利,但後來不幸受到有心人的串改,輾轉變成圖利權勢的思想,根本就是違背道統的偽術,因此方有禍延千年的遺憾!

然其,現代人為何不懂命理學旨趣呢?因為他們少了正信的道德觀,以為古老不在人間,所以就看不懂道德的文化思想。中國最早正統命理學,乃是根據《易經》的理論而延伸,就連後來所謂子平八字學或其它的預測術,都是以五行作為推論的基礎,這些立論的概念,並沒有脫離《易經》學的範圍,但為何後來被認定為「迷信」及強烈的排斥呢?

如果你真用心研究中國文化思想,尤其是道統發展的思想背景,不難發覺原來命理學,皆是傳自於道統的文化,兩者密不可分;聖賢們從修心養性修入符合天道的法則,進而談論人生的各種災難及解決難題的方法。古來天文學受到權勢的限制很大,所以民間知者不多,且有逐漸斷層的情況,政治權謀家還誤以為天文學是他們無形的敵人,因此導致中國天文學的衰退。聖賢親身的歷練,超越了人文物質的精神理念,轉入回饋於人們的寶貴智慧,當然庸俗無智的人,無法體會其中的奧妙。

接著,我們來看看古來研究鬼神的資料,這些研究範圍與命理學相通,因為過去命理學的專家,多數以儒家學者佔多數,然其研究學理的觀點,似乎與道統文化尚有區別,彼此之間的癥結關係,到底誰是誰非?究竟古人對於天地之間的看法如何?是否盡是一些無稽之談。筆者依照個人的淺見,概略的在原文之後括號補註翻譯,如果你看起來不方便,倒是可以將白話文抽出來,雖然白話文不盡為古文的原意,但我還是盡量以個人的見地作解,不能盡善之處,希望讀者自行領會。此篇《王可大象緯新篇》敘述鬼神的部分,對於道統有興趣者,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。如果你是命理學專家,還兼具為人解決難題者,有關鬼神之道的研究,更加不可缺乏理念或不知其道。

《古今圖書集成.〈乾象典〉.〈天地總部〉第五卷》《王可大象緯新篇》讀禍福祭祀之論,意猶謂鬼神無知覺作為,此大惑也。(熟讀人生禍福及祭祀的論述,它的意思說鬼神沒有知覺,也不能作祟於人世間。真是令人大為疑惑?)人血肉之軀耳,其有知覺作為,誰主之哉。(人體是血肉之軀,它是有知覺亦能有所作為的,但究竟是誰在作主呢?)蓋人心之神也。(大概可以說人體的心就是神。)人心之神,何從而來哉。(人心就是神,那是從哪裡來的?)蓋得於造化之神也。(人心的神主,那是得自於自然的造化而來。)故人有知覺作為(所以人是有知覺且能有作為。),鬼神亦有知覺作為(人死後為鬼,不是死後知覺就消失,所以說人有知覺,鬼神亦有知覺且能有所作為。)。謂鬼神無知覺作為,異於人者,(不能用鬼神知覺及作為,來與人作為區分)梏於耳目聞見之驗,(他是憑著凡夫耳能聽、眼能見的通障,作為驗證鬼神的存在與否?)而不通之以理,儒之淺者也。(這種論法是行不通的,完全是儒家的淺見之論。)程張不免有此失,先聖論鬼神者多矣(程張不免有此失誤,先聖賢人亦有很多論述鬼神者)。乃一切不信而信(說他們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,卻也不排斥談論鬼神的傳說),淺儒之說,何也?(儒家這樣的說法,究竟為何呢?)豈梏於耳目聞見之跡,而不能通之以理者乎。

《易》曰: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。」《語》曰「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。」(禍福沒有門戶可以關閉的,完全是人自己造化而來的),故知人之為善為惡,乃得福得禍之本。(其人從行善作惡的行為,能了解未來是福或禍的根本道理。)其不順應者,幸不幸耳,(人生不能順利應變者,只以幸運或不幸運來看待。)故取【程子】答唐棣之論,乃為訓世之正。今【柏齋】以禍福必由於鬼神主之則,(現今柏齋說人的禍福是由鬼神作主的)夫善者,乃得禍,不善者,乃得福。(還說為善之人,得到禍害;不行善之人,可以得到福運。)鬼神亦謬惡不仁矣。(就連鬼神也只有造作惡事,不行仁善之舉)有是乎(當然也有這樣的鬼神存在)。且夫天地之間(先說天地之間存在著虛實),何虛非氣(從實入虛,有形體不見了,不是無形氣的作用),何氣不化(既然無形氣生,沒有不化生有形的),何化非神(天地中這些轉化的功能作用,無非不是神的妙用),安可謂無靈(如何能說這樣廣大虛空中沒有靈神);又安可謂無知(又如何說這是沒有知覺的行為),但亦窅冥恍惚(只是天地妙化是杳冥恍惚的型態,無法憑著耳聽眼見神化妙用的存在。),非必在在可求,人人得而攝之,(天地奧妙的道理,不是隨時求之可得,或是人人皆可得之掌控的。)何也?(這是什麼道理及原因?)人物巨細(在天地之中,人及萬物是那麼的渺小。),亦夥矣。攝人必攝物(能控制人的能力,亦有操控外在萬物的能力;或說具有殘害人的行為,亦有殺害萬物的作用。),強食弱智(能力強的,吃掉能力弱的),戕愚(聰明的欺侮愚笨的,),眾暴寡物(人多欺侮人少的),殘人(殺害他人),人殺物(人殺害萬物),皆非天道之當(這些都是天理不容且不當有違的行為。),性命之正,世之人物(存在天地之中,懂得尊敬生命的,也只有人對物的公德心及正義感。),相戕相殺,無處無之(其他互相殺害的情形,沒有地方不發生的)。而鬼神之力,不能報其冤,是鬼神亦昧劣,而不義矣。(按照鬼神的力量,不能報復冤屈的,那也是較為無知且卑劣的鬼神,根本不懂得何為仁義?)何足以見靈異(當然也就看不到有何靈異的現象。),故愚直以仲尼敬鬼神而遠之,以為至論。(所以說我還是贊同孔夫子說: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。)而祭祀之道,以為設教,非謂其無知無覺而不神也。(祭祀鬼神的道理,認為設立教化的做法,不能說它是無知無覺或不有神)大抵造化鬼神之跡(大概來說天地造化出鬼神的蹤跡),皆性之不得已,而然者,(這是人不遵循天地之理行事,所以才有鬼神的出現)非出於有意也,(不是刻意去創造出來的)非以之為人也(也不是只有為人而顯論鬼神之道),其本體自如是耳(這是天地本體自然孕育的變化作用),於此而不知(如果不懂這個道理),皆淺儒誣妄,惑於世俗之見(皆是儒家淺見刻意污衊的妄語,根本是迷惑世俗的見解),而不能達乎至理者矣(而且是不能詳見於至道真理者)。此又何足與辨?(這樣的人,又何必與他爭辯呢?)

 先聖作易,見造化之妙有(先賢創作易經,那是他們看見了天地造化的奧妙),有形無形之兩體(分為有形及無形兩種形體),故畫有(所以用畫圖像來作為表達它的道理),遂謂天地太虛之中(接著說,天地到達最極端之處),無非鬼神能聽人役使(有鬼神能聽人的使喚),亦能為人禍福(也能為人造就福運或禍害)。愚則謂神(我認為這個神),必待形氣(必須等待它的形體及氣力的形成),而有如母能生子(就好像母親能生出孩子),子能為母主耳(子女能認父母為主的道理)。至於,天地之間,二氣交感(天地之間陰陽兩氣,有如父母交媾的行為,當精卵交媾之後,就能生出兒女來),百靈雜出(眾有靈性交雜而生出),風霆流行(風氣流行於虛空中),山川冥漠(大地出現了高低的山川海域),氣之變化(談到這個神奇的氣),何物不有(萬物沒有不是氣感而生的),欲離氣而為神,恐不可得,(如果沒有氣的存在,而去談論神的變化作用,那就恐怕無法說下去了)縱如神仙尸解,亦人之神,乘氣而去矣。(縱如神仙解脫肉體的束縛,同樣是講究人中之神,然其修神圓成之後,乘氣而能飛昇。)

安能脫然(真的這樣就能安然地解脫自然的束縛嗎?),神自神(若是神歸神),而氣自氣(或是氣歸氣),乎由是言之兩間(如果說神與氣兩者的關係是分開的),鬼神百靈顯著,但恐不能為人役使,亦不能為人禍福耳。(那麼,鬼神百靈不管能力如何的大?也恐怕不能為人所役使,亦不能操縱於人的禍福了。)

亦有類之者(還有另外一類的情況),人死而氣未散(人死之後氣未散開),乃憑物以祟人(就是憑藉著外物來作弄於人),及夫罔兩罔(魍魎),象山魈水夔之怪,來遊人間,皆非所謂神也。(山崇水怪之類,來遊人間,這都不是道統所稱之神)此終古不易之論(這是從古至今不變的理論),望智者再思之何如?(期盼有智慧的人,能夠再深入的思維研究)

 師巫安能之,(為什麼巫師能夠這樣子呢?)投鐵於淵,龍起而雨(將鐵器之類的東西,投擲於深淵水源之中,能夠呼喚龍神下雨),此乃正術(這是正統的法術),亦非冥祈不可同也(並非冥想或祈求的方法,不可混為一談)。又謂設位請客,有至不至(又有民間請客時,有時客人不一定能蒞臨參與聚餐),如師巫求神,有應不應,(用此請客的說法,作為巫師求神時,有應驗或不應驗的解釋)此皆為師巫出脫之計(這是巫師為自己辯解謊稱的謬論),請客不至,或有他,(如果請客時,客人沒空參加,也可以請人代替)故求神不應,神亦有他,(如果是這樣的話?這個神很忙不能降臨,也應該有其祂的神來代替,不是嗎?)故邪此,可以發笑(果真如此的愚弄百姓,那是令人恥笑的)。又謂蒸水為雲,(還有煮水沸騰說能製造出雲霧的)灑水為雨(或說灑水能降雨的),搖扇起風(或是搖扇說能起風的),放炮起雷(或是放鞭炮說能起雷),為人神,氣所為。(又解釋這些是人神或氣能夠辦到的力量)不知此等,雲雨風雷,真邪假邪?(常人有所不知,發起雲雨風雷的法術,有真亦有假的)若非天道之真(如果不是源自於天道運算的技術),不過物象之似耳(那就是藉以物象的幻化技巧),與師巫以人求天(以人來求得與天的相應),有何相類(彼此之間究竟有何相同類似之處),且師巫專用神氣,而不假之以形(巫師所行專用人的神氣,不假以有形的物體),不知是何神靈(不知道是何神來作感應的),聽師巫之所使(能聽巫師的指使),抑師巫之精神邪(或是完全是巫師的精神作用呢?),此類說夢(這一類的解說,簡直是在說夢話),愚不得而知之(我不懂得是為何!),其謂愚論人道,甚好,(其說我善於談論人道的理論,具有相當不錯的程度)特天道未透(唯有天文學的道理,尚未能透徹的學習),蓋自處太高(自己態度太過於高傲),謂人皆不及己(說別人不如自己的能力),故執己見不可易(執持己見不能變通)。又謂向時所見,與【浚川】大同(又過去我的見解與浚川大概相同),後乃知其非(後來才知道自己錯了),吾料【浚川】(我料想過去的浚川),亦當有時,自知其非(亦有當時的誤解,自己了解自己是錯解了),此數言教愚多矣(簡短的幾句話,教導啟蒙我不少)。但謂自處太高,謂人不及己,此則失愚之心也(若自認為高明的態度,說別人不及自己,就是自己不用心的疏忽)。夫得其實理則信,(如果能得到確實的道理則是應該相信的)不得其理,此心扞(註)格不契,何以相信(不能證實它的道理,這個心如同被阻隔在外與內心無法契合,自己何以能夠相信),使芻蕘之言,會於愚心,即躍然領受,況大賢乎(使其諸多荒謬的說法減除,而且領悟於心,必定能令人欣然領會,何況是具有大德之賢人)。謂人不及己,執所見而不易,此以人為高,下而不據理之,是非者之為也。(說別人不及自己的人,執持淺見不知變通,這是以自我傲慢的態度,以後還不講道理,自身恐怕成為是非的起源處)愚豈如是,望體恕幸甚(我也有可能是這樣,希望大家能夠寬恕)。【柏齋】又云,神能御氣,氣能御形,似神自外來,不從形氣而太高,謂人皆不及己,故謂己見不可易耳。吾幼時所見,與【浚川】大同,後乃知其非,吾料【浚川】亦當有時,而自知其非也。
註1扞格:音念汗,阻格的意思。
註2芻蕘之言:謙稱自己的言論是草野鄙陋之說。

慎言此條,乃為師巫能致風雲雷雨而言(討論這裡一定要謹慎,乃專論巫師為何能致力風雲雷雨作主題),故曰雨暘風霆,天地之德化,(下雨與起風或雷電的作用,那是天地自然之德行)而師巫之鬼,不能致耳(而其巫師指使的鬼神,不能有這樣的能耐),或能致者,偶遇之也,(或是能有此情況發生時,那是偶然的巧遇而已)至於邪術,亦未嘗謂世間無此(廣論於邪術之法,也未必世間就沒有這樣的能力者),但有之者(如果有的話),亦是得人物之實氣(這也是得到真人之真實氣的感應),而成非虛(而能成功的辦到,不是虛假的),無杳冥,無所憑藉,而能之也(沒有虛渺無實或不用憑藉外物,而能辦到者)。如採生折割,如滌目幻視等類,(如其活生生的斬斷,而能復活不死,或如其用眼產生視覺的幻影作用,從這裡看穿遙遠的地方,等類)與師巫之虛無杳冥能致風雨不同,皆藉人物之實氣(與其巫師所說虛渺不實能召喚風雨不同,這是藉著人物真實的氣力所辦到)。【柏齋】又謂造化之神氣大故,所能為者亦大;(自然造化的神氣越大,它所能作為的能力就大),人物神氣小故,所能為者亦小(人及物的神氣力量小,所以能作為的力量就不大),其機則無異矣(天地與人之間機用的道理,沒有差異)。愚則謂天所能為者,人不能為(我認為天地所能做到的,人是不能辦到的),人所能為者,天亦不能為之(某些人之所作所為的,天也同樣是不能辦到的),師巫若能呼風喚雨(果真巫師能夠呼風喚雨?),何不如世俗所謂吹氣成雲(為何不如世俗上,那些吹氣變成雲),噀唾成雨(吐口水會下雨),握手成雷(握手能打出雷),拂袖成風(袖子一抖就有風吹),頃刻之間,靈異交至(瞬間靈異交感而至),又何必築壇敕將(又何必建築神壇敕令神將),祭禱旬朔(祭祀禱告或計算甲旬朔月),以待其自來(這樣子等待它的發生),豈非誑惑邪(豈非不是一種狂惑人眼的行為),俗士乃為信之悲哉!(俗人信以為真,真是悲哀也。)【柏齋】又謂州縣小吏,亦能竊人主之權,(看那擁有管理州縣的政府單位,同樣也能掠奪他人的權力做主)以為師巫能竊天神之權,愚以為過矣。(這樣就以為巫師,也能盜竊天神的權力,我認為這是錯誤的觀念)小吏人主,皆人也。所竊皆人事也。(當官的作主,主要是管理人,所能竊取者也只在人事上)故可能師巫人也,風雨天也。(從這箇道理得知,巫師是人,風雨屬天,人天有別是各管各的事)天之神化,有氣能動(天體神化的道理,端在於有氣能動),冰雪者,雨水之變,(冰雪來自於雨水的變化)非始化之體也(並非一開始就成為冰雪),安可謂之本(如何能本末倒置),裂膚墮指,而江海不冰(冰雪雖能傷害皮膚凍壞指頭,但江海始終不是原本就是冰雪),謂流動為天火之化,得乎哉。(那是天體流動中產生天火的能量所化生,轉而變成為冰雪)

 人之神與造化之神一也。故能相動。(生命中的神與天地的神是一體的,所以能夠互動作用。)師巫之類不可謂無(巫師之類的行為,不能說他完全是虛幻的),【浚川】舊論(浚川先生舊有的論述),天地無知,鬼神無靈,無師巫之術,今天地鬼神之說變矣(若是天地沒有知覺,或是鬼神沒有靈異,就沒有巫師的法術,那現在談論的天地鬼神之說,就得以變卦了。)。而師巫猶謂之無如舊也。何哉此三事一理也。特未思耳。神能御氣,氣能御形,造化人物無異,但有大小之分耳,造化神氣大,故所能為者亦大,人物神氣小,故所能為者亦小,其機則無異也。州縣小吏,亦能竊人主之,權以行事,此師巫之比也。行禱則求於造化之神也。設位請客,客有至不至,設主求神,神有應不應。然客有形,人見之神無形,人不能見也。以目不能見,遂謂之無淺矣。此木主土偶之比也。蒸水為雲,灑水為雨,搖扇起風,放炮起雷,皆人之所為也。皆人之所共知也。此雖形用主之者,亦神氣也,師巫則專用神氣,而不假於形者也,通此則邪術之有無,可知矣。【浚川】論人道甚好,特天道未透耳,蓋其自處。——。

關於 李 貢銘

中國道家茅山丹道協會創辦人,入門開業歷經三十多年的考證,對於山醫命卜相各有著書立說,尤其是綜合佛道修行理念,希望將古老五術精神理念發揚光大。 本站命名何謂祿神? 中華民族以五福臨門為傳承追求的目標,五福指「福、祿、財、子、壽。」祿神網之祿神,為五福之祿,亦稱為「五子登科」。 五福是逐漸增進的,它由福氣臨身,祿神加祿,財源廣進,子孫滿堂,長命百壽。
本篇發表於 易理占卜與命理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