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長而無自信的戀情

漫長而無自信的戀情

感情狀況:

我在2013年2月份進入前公司,認識了也才加入幾個月,同辦公室的女方。剛開始女方漸漸地透露出對我的好感以及主動。但因為自己剛轉換新工作進入到這間不錯的公司,想要好好的努力。再加上這是出社會後的第一個戀情,過往也沒有辦公室戀情經驗,女方條件相當好,看她的FB狀態以及散發出來的氣息,感覺有很多條件好的男孩子在追求。

另外因為自己的家庭經濟背景不佳,過往被前女友的媽媽反對,前女友的媽媽也漸漸的影響女方,雖然女方後來劈腿,但總是分不清楚是女方不夠自愛自己還是潛移默化地受到媽媽影響。再加上學校畢業出社會後,工作不順了一小段時間,這些小事見有點變成自己的心魔。進入到前公司這個不錯的外商集團後,對於當下女方的主動與積極,因為過往的經歷,稍微有點抗拒這份感情。

女方的勇敢與積極,以及在同公司日久生情,再加上女方本身散發出來的美麗氣質與大方態度,還是打動了我的心。認識了幾個月之後,確認了交往的關係。但是雙方都同意在公司低調一點,當然公司同事主管也都看得出來我們兩人的感情,只是用沒有否認來取代正面承認。

因為有上一次感情經驗,這次在交往兩個多月時,主動提到自己家裡的經濟情況。話講開後女方表示不會在乎這些,她看的到我的努力與未來,願意陪我一起走下去,並表示她自己名下有房有車,這些不成問題,漸漸的我當然也感受到她的真心,也開始很用心的投入這段感情。而女方為了我從家裡搬出,獨自到離公司近的地方居住,我們也開始過著半同居的生活。

整個2014年,我們倆每天一同上下班,下班時間膩在一起的時間也多,假日只要有空我也會儘量去他的租屋處陪伴她。感情算是進展得很順利也很快,公司同事也認為我們倆未來應該會有好結果。只是我還是沒有太主動的帶她見家人,或是我主動開口要去見她家人,對於相互朋友圈認識也不多,但是我們兩人都會彼此分享很多家人朋友的事情。

2015年初,我自己有前公司外派工廠的機會,也有另外應徵上台資企業在上海的工作。另外父親朋友在越南也有自己的工廠,想要我過去協助經營。當時的我比較想要去上海的台資企業工作,一方面那個產業是我想要的,薪資福利也很優。與女方討論,她也建議我去上海,我也表明我先過去半年至一年,確認半年受訓完後昇任產品經理,就必須要自行出來租屋。到時女方可以請調到前公司上海總部任職,或是自行找尋上海工作機會,抑或我在該台資企業協助找尋適合職缺。我受訓這段期間,我可以一個月返台,另一個月女方過來上海,並不會真的是長時間分離。也會趁這段期間讓雙方家人見面,等到女方正試要過來上海前就可以給予更多婚姻承諾。

越南工廠其實之前有去看過,環境不是很喜歡,對於父親朋友(叔叔)的能力與個性還抱持很大的疑問。但是叔叔有表明自己沒小孩,未來一定會把工廠交給我打理,並且給我很大的空間發揮。如果今年不決定過來,也想一兩年後就會準備賣掉。在多方比較以及長輩親友的綜合建議下,我就放棄了其他選項,決定去越南發展。

原本女方有提議既然是自己親友的工廠,那直接帶她一起過去是否可行。當時的我持反對意見,一方面是我自己對於越南工廠能發展多好其實信心不是很大,也怕環境問題,會讓女方害怕與退卻,影響到女方前途與兩人感情。另一方面要把別人女兒這樣帶過去,在還沒有見過對方父母情況下是很不好的,就算當下馬上見面談這事情,也很不應該。

所以就建議女方,先待在原公司,或是女方也有考慮回到媽媽經營的公司幫忙。等我在越南半年到一年,確認有機會發展,再請女方一起來越南共同打拼,而這段期間,除了我返台,也可女方過來渡假觀看工廠環境,在決定是不是要一起在這裡發展。

兩人共同在2015年4月離開前公司。而我再去越南之前,從5月到8月先到台中工廠受訓學習三個月,兩人只有每週返台臺北時見面。女方都會開車到車站接我,每次週日幾乎也都會陪我到車站搭車,並沒有因為兩地分離出現感情異狀,甚至對於未來都充滿信心,感情更好更深。8月中我離開台灣飛往越南,大概在10月中就覺得叔叔當初給于的承諾,未來應該無法達到。也不敢拿自己的未來去賭,也覺得這個環境與生活,還有叔叔的態度,未來是很難短期內讓女方過來一起打拼。女方也漸漸表明自己在媽媽公司發展很順,短期內也不可能離開。最後我決定離開越南,在11月初返回台灣。在越南三個月的生活,其實跟女方的互動都還不錯,也幾乎每晚視訊。分享各自工作與生活,完全感受不到異狀,女方也在9月中搬離原本的套房,返回她自己名下的房子,因為地點較靠近媽媽的公司。

11月初返回台灣後還有見面一兩次,後來第一次去她名下房子的住家,想要看看她的新家。當晚,女方主動提議說想要先冷靜一段時間,也提到說自己現在工作填滿她的生活,剛好越南這段時間分離,讓她重新思索過去兩年多跟我的關係。

當下以為女方要提分手,也主動問了是不是有別人或是不愛了,如果是可以直接說,我能接受。女方說不是,就單純的工作生活環境轉變,也習慣獨立自主,心突然空了下來,想自己享受生活與工作的自由感覺。後來就冷淡了一兩周,自己也靜下心來想了一想,過往兩年對她的關懷呵護與安全感太少。雖然在越南的中後期,就有跟她提到這趟回來台灣,會想見雙方間人,也有想要跟她談等我年後新工作確定,就會給於更多婚姻承諾。

女方在冷靜的兩個禮拜期間,多少還是有主動聯繫自己,我感覺到或許她不是不愛,也在某次line談話中,女方提到自己會提這些,很迷惘也很混亂,但不得不做這個決定。

當晚我就找女方出來想好好談談,表明自己想要復合與重新追求的意願,當晚女方感覺是有點高興,也覺得自己過往兩年並不是只有自己愛,只是我的愛來的比較慢,心房開的比較慢。但女方也提到說因為12月年尾,公司事務繁忙,再加上晚上還有進修課程,也準備有四天三夜的登山之旅,希望到時候再好好談談。從那晚之後兩人還是有一兩次見面,通話與訊息交談,但反而開始感受到女方的冷漠與放棄。

女方登山回來後,大概是12月底,反倒變了比較冷淡。12/23要送耶誕節禮物時到女生公司樓下,但她不願下來見面,女方明確表示先當朋友就好。甚至覺得我再度的追求,是帶給她壓力,沒有讓他感受到被愛圍繞,希望我自己先以工作為主。我們只是錯過了最好的時機,她說她花了兩年才鑿開我心房,但她也累了,工作也填補了他過往受到感情影響的心境。

可是在12/25聖誕節當晚,她留在公司加班,原本只是在line上傳祝福訊息,又意外了開啟了一些話題,也有電話小聊一下(有聊到一點感情,但她說現在不要說這個,明年再說)

2016年開始,前兩周比較沒有聯繫,傳訊息也少回應。但這兩週對於我傳的一些訊息,開始有一些反應,但又怕自己太急,或是又會錯意,他還是只想當朋友就好。

也感覺到它或許是不是有人在追求或是潛在的對象,因為它過去大半年晚上補習進修的課程,有認識一些朋友吧,12月底去爬山四天三夜,也是他們一群人糾集同行。上週五還有去KTV聚會(爬山慶功與課程結束),我是在FB透過她那些朋友打卡看到的。她有把它隱藏起來,過往的她不會如此。

雖然現在感到傷痛與惶恐,但過去兩年多他對我的付出真的太多與太美好,如果可以重來一次,即使知道結果她還是會離開我,我現在面臨事業與感情挫敗的心境。我還是願意再被他愛這麼一回,如果有人要用龐大財富買走我過去兩年的回憶,我也不要。以前面對感情傷痛,總會希望有忘情水這種產品,但這一次就算有人逼我喝,我死也不願意喝。

我其實很尊重她,如果他直接跟我講明有新對象,或是完全不愛我了,沒感覺,覺得我無法娶她。那我也只能再說分手之後,把全部的愛留給她,在轉身之後祝她幸福,希望新對象不會像我過去兩年一樣不夠呵護愛護她。

但我也很怕自己太快放棄,沒有通過這階段的考驗,或是在她心還未完全確定時,再度錯過兩人另一次幸福的機會。如果多年後才知道現在多努力一點對她說Come Back to Me,但卻沒有這樣做,我會再度體會到齊天大聖東遊記至尊寶的那種心境。

關於 李 貢銘

中國道家茅山丹道協會創辦人,入門開業歷經三十多年的考證,對於山醫命卜相各有著書立說,尤其是綜合佛道修行理念,希望將古老五術精神理念發揚光大。
本站命名何謂祿神?
中華民族以五福臨門為傳承追求的目標,五福指「福、祿、財、子、壽。」祿神網之祿神,為五福之祿,亦稱為「五子登科」。
五福是逐漸增進的,它由福氣臨身,祿神加祿,財源廣進,子孫滿堂,長命百壽。

本篇發表於 愛人我要說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