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理學與心理學對命運的輔導

恭讀十方禪林二十三卷第十二期2005年九月刊周勳南教授「心靈的探索」文章,從時下命理風氣流行及心理學角度探索人的問題。其中一篇主題是心理學家的三點看法,將命理學與心理學共通的見解,歸納作了三點的說明。

在自我作主、自我導向中,心理學雖然不能為人提供答案,但至少為人提供了較為可行的方向。在西方國家心理學的教育輔導理念,受到一定規格化的制度,每一位為人輔導的心靈導師,必須共同遵守一定的服務品質,這是咱們命理學無法制定的規範。因此,命理學風難登大雅之堂,致使無法受到一定的重視及運用。周教授提出心理學輔導的基本態度,與命理學相當一致的看法:

1. 混日子的代價是殊為昂貴的:盡管各兼賦才具不同,但每人仍應就自己所有,善作選擇,以達到自我實現。入錯行,配錯偶,以致家庭失和,子女不肖,不能一味歸咎於他人或環境,而要自我承擔,自我反省,是否已作充分的了解情境與善作選擇。
在命理學的演算下,早已能洞悉這些問題的所在。但往往人的個性或知識上的反應障礙,致使對這些未發生的問題,總是抱著懷疑及希望的自信,以為凡是皆能船到橋頭自然直。唯有等待不直的時候,就得隨著自我的壓抑情緒,逼著自己崩潰。筆者時常為此而感到無奈!所以盡可能運用其它的方法,幫助真有困難的人。周教授又說:若能本著求知、成熟的態度,朝向自己的目標而努力,當能免除無謂的錯失與失敗、焦慮與厭倦,更可以不為「本來可以———」而懊悔不已。這就是命格常見的改變能力問題所在,某些人的命格就是這樣,總是很難跨越出去,至而長期陷於沼泥之中,難以自拔。雖然知道轉求於命理或心理學的知識,但命格及所謂的運氣,使得時空中的人事物,不能左右影響他的改變。當然若能如同心理學或宗教家所說的自我作主,這種超然獨立的性情,改變已往的看法,確實才有可能作出很大的改變。

2. 科學與人文主義並重的取向:心理學本著科學精神與方法,為人類行為尋求準確、客觀的事實,尤其在學習、需求、動機、決策、適應壓力等方面提供可貴的資訊,但它並非萬能,而有其界限的。

其實,不單是心理學有界限的無力感,命理學同樣是有此問題的存在。命理準確地,從時空判斷一個人的發展行為,雖然持有相同的命格,但不一定能處在相同的時空中,所以他的發展能力,必定受到一定的限制。命理學稱此不得令。這是從天地節氣自然變化計算出來的,天地賜予人的動力,處在不同的時空中,其所能發揮的力量,具有各種不同的效應。周教授說:人文主義心理學的興起,即在賦予人性積極、主動、向上的意義,以補行為主義的不足。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透過輔導而作改變的,所謂賦予人性積極的方向,不一定完全能按照自己的意思作到。因為自我了解的深度,使得能夠展現的空間受限,這是一門相當深奧的難題,也是許多思想哲學在探討的話題。

3. 尊重個人尊嚴與成長潛能:美國心理協會即在其會員規範中,開宗明義說「心理學家信仰個人尊嚴與價值,以增進對自己與他人的瞭解。」對於每個生命的尊重,語似平淡,而實為心理輔導的精髓所在,也是民主政治的基石。此說即為心理學家自我規範的尺度,對奉獻服務作出的基本信仰。過去,對命理學基本理念來說,沒有命理學家不是為了救人而活的,這根本是不需要強調的基本信念。但現代命理學的潮流,漸漸使之商業化,並且認為應該朝向商業行為的經營。命理學家該有的素養,在學習的五行陰陽中早已具有,但運用至今,經過時代的刺激與利益比較之下,促使後學以為論件計酬是命理家該享有合理的回饋。殊不知,中華文化命理學的傳承精神,在於提供人生更為積極的經營權,使人完全是屬掌握命運的舵手,因為預知而能趨吉避凶,已經明白地說出人生過程不能減免的災難,只有透過預知的能力,自我的了解及規劃,這樣去創造更為美滿的人生。

針對探索周教授提供心理及命理學之間的共通看法,能給予現代人崇尚西方文化及對中華文化不信感有更新的看法。我們不能老說自己好,卻忽略他人的優點。井底之蛙永遠不知其他世界可愛之處,站在同樣是關懷生命的立場,使出不同的方法,為人解惑或給人指點迷津,凡是能成就他人生命的真善美境界,這是我們共同所期許的。

關於 李 貢銘

中國道家茅山丹道協會創辦人,入門開業歷經三十多年的考證,對於山醫命卜相各有著書立說,尤其是綜合佛道修行理念,希望將古老五術精神理念發揚光大。
本站命名何謂祿神?
中華民族以五福臨門為傳承追求的目標,五福指「福、祿、財、子、壽。」祿神網之祿神,為五福之祿,亦稱為「五子登科」。
五福是逐漸增進的,它由福氣臨身,祿神加祿,財源廣進,子孫滿堂,長命百壽。

本篇發表於 易理占卜與命理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